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鎮雄


鎮雄縣果珠鄉高坡村納支寨:納支夢 振興鄉村的夢

今日中國    2019-07-03 15:40    吳長寬 張清會

◆通訊員 吳長寬 張清會

眾所周知,在目前的所有工程建設和項目實施中,征地拆遷始終是一個老大難的環節。“納支寨……在開展廣場、綠化等建設中,村民不僅出資出力、投工投勞,還無償拿出土地……”這是怎么做到的?

帶著這個課題,筆者深入鎮雄縣果珠鄉高坡村納支寨村民小組開展走訪調查。

淳厚民風孕育團隊精神。一進村口,一群人正并排在公路邊挖坑。“老鄉,這里是納支寨不是?”“是的,進屋坐!”一位60歲左右的農村婦女熱情招呼我們。“你們挖坑做啥子?”“種樹,搞綠化。”一對青年男女異口同聲地說。“這是你們的地?多少錢一天?”“我們這里的土地全部歸合作社規劃經營,入股分紅,不談錢的事。退耕還林搞綠化、修溝引水、挖塘養魚、修養雞場,只要是本農業社的地,一律不談錢,村民還要投工投勞。”62歲的村民羅貴才一口氣回答了兩個問題。

48歲的羅金武是納支寨人,同時也是果珠鄉聯系高坡村的干部,正在指導挖坑種樹。看到筆者隨身攜帶的攝像機,便敏感地問道:“你們是記者?”隨即把大家引到社長徐明軒家。

彝族老人徐明軒看上去身體還很硬朗,手持一根長煙桿端坐在一條小凳子上,正在抽葉子煙,同時和身邊的一個相對年輕點的老者說話。這老者叫徐明奇,比徐明軒小8歲,今年67歲了,是納支寨的“雙語”老師,除用漢語教學外,還能用彝語傳承彝家文化。徐明奇說,納支是彝語,納是手,支是手指,納支是親密無間的意思。納支寨山清水秀、氣候宜人,歷史上,曾多次被土匪侵襲。在清朝同治年間,一股匪患想搶占這塊風水寶地,把整個納支寨圍了個水泄不通并強力攻擊。由于納支人緊密團結、英勇抵抗,導致匪患久攻不下,既廢錢糧又損兵丁,最后只得敗興而歸。從此,匪患不敢再來侵犯,周圍的人也更敬重納支人,以為是“大拇指”。于是,納支寨的含意便延伸為“大拇指”居住的地方。

黨員引領促進合作成功。徐明軒家住一幢五立四間三層樓的洋房,風貌和全村的統一,是彝族傳統村落模式。門窗上粘著漢彝并列的大紅對聯,其中一幅是“瑞雪弄春回大地 國泰民安喜朝暉”橫批是“江山多嬌”看上去很喜慶。柏油路從門前經過,越過公路是一個半八卦型的魚塘,塘口有白花花的活水不斷注入,塘邊鑲嵌著縢狀欄桿,塘里有很多三、四斤重一個的中華鱘或甲魚。連接著魚塘的是一個寬敞潔凈的文化廣場,廣場主要由文化活動場和籃球場兩部分組成,廣場邊有草坪、綠樹、文化墻,文化墻上是漢彝并排的紅色標語“聽黨話 感黨恩 跟黨走”“吹響攻堅集積號 全民同心摘貧帽”。

當筆者問及許多細節時,老社長請出了他的兒子徐國勇來助陣。徐國勇是群雄種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他對納支寨的大事小情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他說,納支寨村民組位于高坡村西北部,距高坡村委會1公里左右,屬高坡村古彝族村落,所有住戶均為彝族,民風淳厚,有深厚的彝族文化底蘊。這里平均海拔1300米,共有耕地461畝,林地、荒地812畝,全部分布在山上,最遠的有4公里多。長期以來,這里的農業生產全靠人力,投入大、收入小,一直是果珠鄉較為貧困的自然村,過去連找媳婦都難。現有人口83戶323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39戶151人,貧困占比近半,雖然已于2017年脫貧出列,但離小康水平還很遠。

徐國勇初中畢業,很早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之前常年在外務工,盡管沒找到多少錢,但增長了不少見識。看到高坡村脫貧出列,他在高興之余,意識到村民僅只是脫貧而已,距離增收致富奔小康的路途還很遙遠。

在2017年貧困戶脫貧的標準中,有“貧困戶至少要加入一個專業合作社”這個條款,而且很多地方都是引進老板投入、組織貧困戶利用貧困扶持資金入股發展產業,以期讓貧困戶找到一個可以持續分紅增收的產業,結果遲遲見不到分紅或分紅微不足道,令老百姓十分失望。

通過分析發達地區有成功案例的農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結合納支寨多數勞動力在外務工、邊遠坡地大面積撂荒的實際,徐國勇“自己組建專業合作社,整合土地資源發展種植業、養殖業、鄉村觀光旅游業,帶領彝族同胞抱團發展”的想法逐漸形成并得到了鄉黨委政府和村兩委以及駐村工作隊的認可和支持。在村委的組織領導下,納支寨成立了群雄種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按照合作社的章程及方案規定,納支寨全體村民以土地入股,土地全部收歸集體,由合作社統一經營。合作社產生效益后,村民按入股土地占50%、人口占30%、合作社占15%、村集體占5%的比例進行分紅。

包括徐國勇在內,納支寨一共有4名黨員,他們是納支寨的中堅力量。為了統一思想、凝聚力量,他們分頭到農戶家宣傳組建合作社的初步方案,征求大家的意見或建議,希望全村民組的83戶農戶特別是其中的39戶貧困戶都能把土地使用權交給合作社統一經營,入股分紅。徐國斌家、吳學會家、陳啟乾家、徐國慶家、徐國相家、安開碧家、盧華聲家……有80%的人家積極支持,有20%的人家持觀望態度。通過反復做工作,最終83戶人家都加入了合作社,并且通過民主選舉選出了專業合作社的理事會和監事會,年輕力壯、熱心腸、有見識的共產黨員徐國勇當選為理事長,黨員徐國東當選為監事長,建檔立卡貧困戶戶主徐國相、徐國敏、陳啟乾當選為會員。

“理事長,你們的合作社為啥取名‘群雄’呢?”徐國勇應聲答道:“群眾雄起的意思,大家事大家辦所以必須雄起。”

怎樣才能讓群眾雄起呢?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首先要成立領導班子和工作機構,明確職能職責、制定獎懲措施和村規民約。領導班子和工作機構由村民選舉產生,徐國勇當選為組長,徐國敏、陳啟賢、徐國兵、徐國相、徐國慶、羅永才、徐國東7名村民當選為成員,領導組主要負責納支寨的日常事務,各成員負責監督落實房前屋后衛生及操家理務。為實現全民參與、全民致富目標,領導組把納支寨的83戶人家按區域分成7個小組,分別由7名組員負責聯絡和監督,全村民組實行“網格化”管理,一家也不撂下,并且定期對各區域農戶操家理務、提升人居環境、投工投勞參加公益事宜的業績進行通報表彰或處罰。

為不斷提升納支寨村民的文化素養和法制觀念,納支寨舉辦了雙語培訓班,每天下午7:30至9:00對在家的村民進行培訓,每周請鄉領導或派出所長給村民上一次黨課或法制課。“雙語”老師徐明奇說,培訓分室內課和室外課兩類,室內課主要是政策傳達和解讀、彝族文化傳授;室外課在活動廣場上進行,平常主要是教唱或練習彝族歌曲、教跳或練習彝族舞蹈,在國慶節、建黨節、建軍節等重大節日,就教唱紅歌或革命歌曲。

良好開端預見鄉村振興。“思想統一了、力量凝聚了,事兒就好辦了。魚塘建好了,要抓緊挖溝渠、安水管,引水注入魚塘,參加勞動的人多達300多,兩天兩夜就完工。”徐國勇說,2018年以來,納支寨整合百村示范萬村整治及傳統建設項目資金,投入158萬元,并通過黨員干部宣傳發動,帶頭帶動籌資籌勞,實施住房風貌改造83戶3120平方米,新建彝族風格文化活動廣場1270米,完成綠化1927平方米,建設草坪1860平方米,硬化戶間道6860平方米,種植行道樹430棵,安裝路燈53盞,建成公廁一個25平方米、垃圾收運房20平方米及焚燒池1個,安裝垃圾桶6個,完成戶廁旱改水衛生廁所83個戶,鋪設污水處理管道3000平方米,建設污水處理池60立方米。村民徐國兵說,連戶路和活動廣場一天打掃1次、三天清洗1次,屋內家私擺放整齊、廁所入室、衛生干凈,污水管埋到地下,垃圾分類焚燒或深埋,家家都過上了路通、水通、電通、寬帶網絡通的日子,群眾安居樂業。

徐國勇信心滿滿地說,通過整合產業資金、涉農資金及農戶貸款,我們已種植方竹750畝。計劃建4個魚塘共占地6畝,每年產魚10萬斤,已建成的2個魚塘里的中華鱘和甲魚有三、四斤重一個了。在建的蛋雞養殖場占地70畝,今年計劃養殖蛋雞12000只,2020年規模擴大到50000只。群雄種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已與鎮雄陌上風情旅游有限責任公簽訂司招商引資意向協議,招商1000萬元,打造彝族文化、建設生態農莊,發展鄉村旅游業。此項目建成后,納支人就住進了花海,納支寨的民房將變成酒店、餐館或旅社,竹筍、果蔬、魚將變成搖錢樹、聚寶盆。前來旅游觀光的人白天或暢游花海、或垂釣塘邊、或學唱彝歌跳彝舞,就地討菜做飯、打魚汆湯,晚上就住在民居,分享世外桃源的生活。

通過電話采訪果珠鄉黨委書記楊才章得知,鎮黨委政府很支持納支寨的做法,認為這是鄉村振興發展戰略的具體實踐,具有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目前,納支寨的黨員是掛靠觀音巖黨支部的,鄉黨委將在納支寨建立黨支部,加強組織建設和領導。市自然資源局駐高坡村工作隊長周淞認為,納支寨的39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除1戶是因學致貧以外,其余的都是因病或缺技術致貧的,這種整合土地發展種養殖業和鄉村觀光旅游業的模式切合實際,顧全大局,前景可期。

土地交由合作社經營了,村民目前的收入靠什么呢?納支寨的社長徐明軒說,縣里組織勞務輸出,納支寨家家都有人外出務工。土地入股后的前3年,納支寨村民的收入以外出務工為主,產業建成后,村民將逐步返鄉就業。

交談中,徐國勇算了一賬。按產業發展規劃,魚塘和蛋雞養殖場將在今年9月建成,方竹5年后進入豐產期,產業建成后納支寨的年凈收入可達248萬元(其中,魚塘收入可達37萬元、蛋雞養殖場收入可達36萬元、方竹產業收入可達175萬元),人均純收入每年至少可達7600元,加上鄉村旅游業收入,納支寨村民的小康生活指日可待,到時,人們將主動向納支人伸出大拇指。

縣內新聞:

媒體鎮雄:

專題報道:

企鹅大冒险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