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藝苑奇葩 → 校園文藝 → 新聞詳情


易永芬作品四篇(首)

2014-07-08 10:20    易永芬

作者簡介:易永芬,女,漢族,1984年出生于甘肅省臨夏市,2008年秋季南下云南,現任教于鎮雄縣鹽源中學。自小酷愛文學,多年來一直堅持寫作。

作者心語:文字是對生活的一種過濾:文字里,一個人的靈魂是自由而高貴的。生活中,為了適應生存我們不得不做一些改變。將寫作融入生活,可以看淡一切的世俗和浮躁,讓生活變得不太沉悶。用靜靜流淌的文字過濾生活留下的塵埃,可以讓一個人的內心變干凈、變純潔,做到“外化內不化”。


戀上一場雨


六月的西南,天空似撒下了無數憂郁的種子:整個夏天都在播種著它的多愁善感,有時如泣如訴,有時憂愁滿面;甚至不經意的一次碰觸都會惹來天空的嚎啕大哭。

今夏的雨史無前例的多,不僅落雨的天數多而且雨的花樣也出奇的多。這里的雨,有時像輕紗飄過一樣溫柔而輕盈;有時卻如豆粒墜地般沉重而著實;有時如一個冰凍的錐子,打在身上有種刺痛般的冷。

昨夜的晚霞似招來天空久違的微笑,看著窗外敞亮的天空,我確定今天會是個晴天。然而,當我匆忙走下樓時,卻發現面前的道路卻似大水漫過一般的潮濕,路面上的污泥早已被沖刷的干干凈凈,露出深灰色的水泥路面。也許是我昨夜酣睡如泥,竟不知暴雨已侵襲而過吧!走出屋檐,才知道原來今晨也下著小雨。雨下得悄聲無息,像個內斂沉穩的姑娘,一點都不張揚。大雨洗禮過的樹木顯得新鮮而又精神:本來蔫巴巴低著頭的樹葉,此時卻趾高氣揚的站立在枝頭上;小草雖比不上大樹高大的英姿,可鑲在臉上的那份水靈靈的嬌羞卻另有一番風姿。

路上都是些撐著傘的小學生,不大的身軀被傘遮去了一半。也許他們都是些聽話的好孩子,父母讓他們打傘時會小心翼翼的把傘撐好。我雖聽話,卻從來不愛打傘,我一向是一個下雨就瘋的人。無論多大的雨,都喜歡站在雨里,讓晶瑩剔透的小水珠在發梢上跳來跳去,然后再從發梢流到臉龐,流到嘴里,甚至灌到脖子里,讓自己痛痛快快的洗個自然澡。在我的世界里,從天上滑下來的水是最干凈的圣水,雨水洗過身體,連心靈都會純凈很多。

下雨的時候,我很不愛打傘,雖然在江南的雨里撐開油紙傘的女子顯得神秘而又朦朧,會留給人無盡的遐想,但我終究不具備神秘女子的任何條件。我喜歡廣闊敞開的天空,喜歡不被任何東西擋住視線的前方。我不想因為下雨,就把整個天空都收在一把小傘之下,不想因為下雨,就把前行的方向遮擋。不愛打傘的我,曾經雖因此而付出過沉重的代價,然如今,那份代價卻成了我心頭永不褪去的回憶。

高三時,輕狂的我在雷雨里騎單車繞城,還沒繞到一半時就因高燒送進了醫院。原以為一向身體很好的我,會經得起任何的狂風暴雨。像個獸醫般的護士粗笨地把針扎到我從未打過點滴的手上時,我竟然痛的流淚了。原來,真實的自己竟是這樣的脆弱。后來因高考的到來,我勉強出院參加了高考,結果可想而知,我在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試中慘敗。頂著巨大的壓力,我又一次走過了高四的迷茫與高五的無奈,最終從拋物線的頂端一路滑落下來。

以后的我,雖然一路都很不如意,但我還是很慶幸自己年輕的時候曾肆意的放縱過,曾毫無顧忌的輕狂過,也曾很灑脫的看待過很多人緊張的都要窒息的高考。也許到現在,我的人生還未結出過華美的果實,但我年輕的生命卻在雨里如此精彩的綻放過。

雨中,當我走過車站時,所有人都探出頭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我這個不愛打傘的人,也許他們還在竊竊私語地討論著一些不著調的言論。但是,這些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我獨立的行走于天地之間,欣賞著大自然的風韻,感觸著大自然的肌膚,這本來就是一種無盡的享受,為什么非要把自己裝在幾寸花塑料包裹的世界里呢?

天與地也許是一對相戀了萬年的戀人,每一滴從天空中落下的雨滋潤著大地的每一寸肌膚,大地又聚集了全部的力量讓水汽升騰到天空給天空新的給養。每個落雨的瞬間是天與地每次交流的語言,或是溫柔,或是纏綿,有時甚至是暴怒,我愿意在每次落雨時細細的傾聽這恒古的愛戀!也許,浸在雨里的愛會如天地間的愛情一般恒久吧!


回首霧霾,轉身花開


冬的離去似乎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可是春卻不知道躲藏在什么地方遲遲不肯露面。萬物褪去了對寒冷應有的恐懼,而我的春天卻從未看到過花開。

寄予了過多的希冀,滇東北的每個春天走來時步履不僅沉重,而且異常的凌亂。來這里已經有五六年了,懼怕了一直籠罩在陰冷的霧霾里的生活,所以在每個春天我都會邁開健步奮力的奔跑。可是,每次都因為視線模糊看不到前進的方向,最終跌倒在萬人爭擠的血泊中——

那一年,我滿懷著必勝的信心擠上了快要被擠爆的公交車,開始了我的公考之旅。車里都是背著書包一臉稚嫩而又陽光十足的大學生,他們很自信的談論著自己所報考的崗位,毫不掩飾的述說著他們挑燈夜戰的復習過程。雖然公交車里擠得連踮起的腳都放不下去,甚至有些人被擠得貼在玻璃上無法動彈,但他們談論公考做題方法的熱情卻一直未曾減退。一個多小時的路,中途竟沒有一個要下車的,我開始還在贊嘆人家復習踏實又全面并自慚不如,但越到后面越覺得頭暈,最后手麻木得都抓不住欄桿了,好在人擠得太實,我才沒有暈倒。后來在一個熱心小妹的攙扶下,我下了公交車。看著在考場門口涌動的人群,我突然間感覺自己坐錯了車,那里都是些剛畢業的大學生和衣著靚麗的都市白領,他們生活在省城,有著大空間和暢通的信息量,我作為一個有家庭有孩子而且一直在大山深處閉塞的環境里生活,有什么實力、有什么能力與他們競爭呢?然而,要是不爭,我什么時候才能結束這種居無定所的生活?什么時候才能給自己漂泊的人生一個準確的定位呢?抹去溢出眼角的淚,我堅定的走進了考場……

看著窗外被霧罩住的遠山,回憶著去年公考的情境,迷茫的心又一次變得沉重起來。去年的我,雖然很自卑的參加了一個自認為不怎么好的崗位,但很幸運的是,在上萬人報名的崗位中我還是脫穎而出,以高分進入了面試。這次成績對我以前的苦痛算是有了一個交待,也讓自己多了一個走出大山的機會。然而,春季蹣跚的步履還是無法翻越坎坷的山路,最終,一切都葬在了冷漠與權勢的糾葛中。教室里,學生們還在陽聲怪氣地讀著英語單詞,我卻無暇顧及。因為窗外又有一層更深的霧壓了下來,不僅埋掉了以前那座山,連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都被霧蓋住了。那座山,有著家鄉太子山雄偉與矯健的影子,可是如今我卻連那條回家唯一的小路都看不到了。我不知道,我最終的歸宿在哪里?故鄉,雖然是我做夢都想回去的地方,但是我知道我今生無法再回到那個原來的起點了,因為我不想因為自己的私欲把兩個家庭弄得遍體鱗傷后再去尋找另外一份感情。我只能考到他的故鄉,維系著兩個家庭的和諧,也維護著這份不冷不熱的感情。

大霧越來越濃,最后竟然爬到了玻璃窗戶上,連窗外的那顆松柏的影子都不再挺拔。學生的讀書聲變得越來越吵,越來越鬧,我真想拍拍桌子讓他們停下來,我很煩躁的拍了一下桌子,可是誰也沒有停,只有那本紅色的公考輔導書狠命的撕扯著我的神經。今年的公考復習,雖然整天盯著一本書在看,可是什么都沒看進去。有時一看書,總會想到去年自己看到成績時的欣喜與被人牽強的說辭踩掉未來時巨大的心理反差。雖然我能夠憑自己的踏實和認真去穿越千軍萬馬,但最終還是會一次次的倒在失敗的行列里。我不知道有些人為什么總是把別人的災難看做是自己的幸運,為什么總有人把權利當做一把利器來使用,為什么有些人用權利欺壓凌辱別人看做是一種榮耀?一切的一切,都如今早的大霧,我近視的雙眼,看不懂的太多太多的變化。

“老師,這個單詞怎么讀?”一個學生的提問把我喚回了教室。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是站在窗戶邊上,剛才根本沒有拍桌子喊停。當我按捺住很亢奮的情緒,耐心地教學生拼讀完時,有個很靦腆的小女孩塞給我一張小紙條:

“老師,剛才看到你哭了,是不是因為我們讀書不認真你生氣了?老師,我們以后一定會好好學習,不再惹你生氣了。我們知道你過幾天要去考試了,但是我們舍不得你走,你不要走好嗎?老師,我會告訴班上的同學,以后乖乖學習的!”

我驚訝地看著那幾行歪歪斜斜的字,渾身有了一絲暖意。我哭了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哭,也許,我已經徹底的麻木了吧!

接下來的時間,學生陸續問著許多不懂的問題,我也漸漸的顧不上去思考公考和考試后的關系問題。課堂上,有些小男孩笨拙地讀著課本上的對話,聽得口吃伶俐的小姑娘暗自發笑;有些因為學我的發音而爭的面赤耳紅。雖然早讀時的讀書聲不是那么整齊,但當我靜下心來聽時,他們的努力也讓我感到一絲欣慰。看著有些小女生扎在頭發上漂亮的蝴蝶結和干干凈凈的校服,看著有些小男生咬著筆頭在那里思考,我想:也許,在他們的心里有一個比我更精彩的夢想,而我則最應該在他們想飛的時候,讓他們把翅膀鍛煉強壯。

不知在什么時候,窗外的霧已經漸漸的散去,我想在這么久的陰天之后出現濃霧,接下來應該是一個艷陽天吧!

我鋝鋝擋在額前的幾縷頭發,打開了那扇因怕冷而關閉的教室門。我驚奇的發現,門外又是另一番景象:太陽靜靜地灑在門前濕漉漉的草地上,灑在小路上的那潭水里,灑在嫩綠的樹葉上。早晨的陽光柔和而又靜謐,像圣人的胸襟一樣囊括了萬物卻又與世無爭。

我伸伸懶腰,慵懶的向前走了幾步,原來能照到陽光的生活也并非那么糟糕!突然間,我感覺到頭頂有個很耀眼的東西在閃,等我定睛一看:天吶!我真的不敢相信,那棵原以為已經枯死掉的樹上竟然開出了一些玫紅的花朵,在陽光下顯得那么嬌艷,那么妖嬈!

其實,春天已經悄悄地來了,只是我一直專注于迷霧中的那座大山,一直想爬上它的頂峰而忘了用心去聆聽花開的聲音,忘了用心去感受蘇醒過來的萬物。

也許,我還會用心的去爬外面的那座高山,路上的迷霧也不會一時散盡,但是,只要讓我在某個轉身的瞬間看到原地的花開,人生也會有別樣的燦爛!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回到那片蒼涼的土地

回到曾經渾厚的故鄉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在春的沙塵暴里騎著單車逆風前行

在夏的打麥場里與汗水血拼

在秋的艷陽下獵獲各色水果

在冬遼闊而潔白的曠野里奔跑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想開同學會時

隨便打個電話一小時內所有人都聚齊

花個三五塊錢的車費

就能把臨夏市逛個遍

萬一連公交都不想坐

一輛自行車就足以收獲大北塬的所有風光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來不急做早點時就去買風林街的鍋盔

不想做飯時就去前河沿吃河沿面

想吃好點時去搓一頓東鄉手抓

嘴饞了

街邊的釀皮涼粉和甜麥應有盡有

如果想念西南了

尕十字有的是川菜館火鍋店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在清晨時

順著大夏河的河水奔騰

在黃昏時

登上太子山去看落日的余輝

在夜晚時

依偎在母親身旁

在三易的高層上俯視鬧市的寧靜


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去

拋卻西南的陰雨連綿

獨享那份從干燥的大地上涌出一股清泉時的感動

越過漫山遍野的雜草野花

欣賞家鄉牡丹的高貴與大氣


如果

黃河的水可以倒流

如果

有扇能夠通往曾經的輪回之門

那么我就可以生死在同一個地方


如今

我卻只能在記憶深處靜靜的把你凝望


我從大山來


我從大山來

與你來相約

淌過冰冷的河

爬過險惡的坡

繞過山路十八彎

轉過無數次車

終于看到遙遠的三十公里以外的你



我從大山來

想與你相會

月初勒緊褲腰帶

月末掰指把錢算

不喝水不吃飯

這天剛夠把家回



我從大山來

大山深處把課上

從早忙到晚

每天把賬算

水費電費房租費

教輔教案電話費

人生總是在消費



我從大山來

你在深山處

山山似銀河

不見喜鵲橋

?

編后語:九曲黃河的濤聲里回蕩著她兒時的故事,烏蒙大山的教室里留下她忙碌的身影。想家了,郁悶了,她或揮筆疾書,或敲打鍵盤,用一段段率性的文字,在甘肅和云南之間詩意馳騁。細讀易永芬的作品,語言樸實、用情至深、憂郁中飽含從容與堅韌,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都化作其筆下一段段凝重的回憶,激勵著她勇敢走向人生的下一段旅程。

縣內新聞:

媒體鎮雄:

專題報道:

企鹅大冒险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