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藝苑奇葩  >  校園文藝


忘不了山村小學里的那個小不點

2015-08-17 10:39    陳紹蓮

“隊長,你一定要找黃玉德談談心,他在課堂上爬桌子,和其他男生打架,太調皮了!”

第一次注意到這個身材矮小的搗蛋鬼,是他的老師氣呼呼地跑來“告狀”。黃玉德是三年級班上最矮的學生,還沒長到我的腰高,穿著很邋遢的衣服,黝黑的小臉蛋上一雙大眼睛卻忽閃忽閃的,怪可憐狀的,第一次見他,就沒忍心拉下臉來責罵他:“答應小澤老師,以后課堂上不調皮了,不然老師會難過的,好不好?”他眨巴著大眼睛,微微點了點頭。小不點轉身回教室時,我注意到他穿著一雙和許多其他孩子一樣較為破舊的球鞋。

清晨學校對面的山嵐在高原山脈間升騰變幻,山風很輕柔的從山頂順著山勢吹拂下來。小不點右手拿著一根帶細鉤的短棍,支撐著一個滾環,滿操場的跑。他一會兒滾上高地,一會兒滾下樓梯,一會兒在草地上滾,一會在高高的杉木之間滾。云貴高原上明朗的晨光逐漸從東山后面投射過來,他極小的身子,跟在一個大鐵環后面,就像是嫻熟地駕駛著一輛靈巧老爺車的小司機一樣。

后面幾天,小不點的老師依舊會跟我說他上課鬧騰,他就像大坪小學其他年級里的幾個男生一樣,成為了我耳邊的熟人。除了讓志愿者更好地教給孩子知識,怎么讓這些調皮的娃娃懂事也是令我頭疼的一件事。

由于白天緊張的教學、陪伴孩子、做飯、開會,夜里志愿者們總是會筋疲力竭的早早入睡。所以,在晚上十點半收到二樓兩個女生驚恐的消息,還是著實讓我嚇了一跳:“隊長,突然有人用力敲門,還在大聲說話。”

住在三樓的我馬上起來,出門看情況。正好幾個人和住我對面的志愿者開始吵吵嚷嚷了。

走過去一看,小不點那微胖的奶奶牽著他的手,正在和一名志愿者大聲說著什么,他削瘦的爺爺也站在旁邊。原來是幾天前一個在這里上課的初中生弄丟了籃球,懷疑是小不點搞丟的,就要他賠錢,不然就要打他,奶奶害怕孫子受欺負,就來學校找老師。

我安撫著老人,讓他們冷靜下來,說我們會解決問題,不會讓孩子在學校里被人打的,老人家馬上高興起來了。

“但是……”我話鋒一轉,“黃玉德在學校里也算是比較調皮的一個了,老師一直在給我反映問題。”

老人家馬上氣急敗壞地揪住小不點的耳朵,我趕緊把孩子的頭護過來,老人就指著他說:“聽見沒有,老師這么好,你在學校里要好好聽老師的話,你爸爸媽媽不在家,老師這么遠來這邊給你上課,你就要乖點,知道么?”一直沒有說話的小不點撅著小嘴,眨巴著大眼睛,微微點了點頭。我忙說:“沒事沒事,只要孩子在學校里聽話就好。”

第二天清早,對面山里的霧氣仍然在漫山的綠意間神秘莫測,陽光依舊從東山背后小心翼翼地探射出來,卻少了一只滿操場跑的滾環。

吃過午飯,我和其他志愿者開始商量:實在不行,可以把我們自己買來的6個籃球拿一個給那個初中生,以免以后鬧矛盾。同時,有志愿者開始詢問學生那天的情況,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不過可惜都無功而返。

正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小不點的奶奶又趕來學校里了。

志愿者開始在奶奶和初中生之間做工作,兩方誰也不讓一步,其間我一直護著小不點,以防他被奶奶揪耳朵。在志愿者們的勸說下,最后兩方都滿意的解決方案,是由我們志愿者帶來的球作為抵償,并補上50元的差價。小不點奶奶又伸出手想揪他的耳朵,我一把把他護到我身后說:“問題解決了就好,你們作為家長應該盡量少打孩子,而且今天他乖多了,值得表揚的。”正在這時候,一個志愿者從樓上跑下來,欣喜地說:“藍球找到了!”原來那個孩子的藍球被放在二樓辦公室的角落里沒人發現。最后,初中生不好意思地給小不點和奶奶道了歉,奶奶也滿意地走了。

我帶著小不點回教室時,他牽著我的手,抬頭眨巴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說:“小澤老師,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老師。”我看著他,心中瞬間涌過一陣暖流。

那天之后,小不點黃玉德就是三年級最乖的學生了。他的老師總是會在看見他時跟我說一句:“黃玉德可乖了!”

我們走那天,三年級班上幾個學生趴在桌子上哭得很傷心,其中就有小不點。我盡力去安慰他,可是毫無作用。實在沒辦法,我轉身準備離開時,小不點突然一下子抱住我的腿,低著頭,一言不發。我難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輕輕蹲下,靜靜地抱著他,就那樣,好久、好久。

學校前面,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山里是無拘無束的霧氣。我想,我會想念這個孩子,想念大山里的一個小不點的。

縣內新聞:

媒體鎮雄:

專題報道:

企鹅大冒险登陆